史上最大规划IPO前瞻:沙特土豪的自我救赎?

来源: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时间:2019-11-21 18:04:29作者:刘 欣
浏览

  原创: 泡芙先森 IPO那点事

  沙特阿美上市后,究竟会以满意公司的需求为先,还是以满意推进沙特转型的公共出资基金的需求为先?

  作者 | 泡芙先森

  来历 | IPO那点事

  数据支撑 | 勾股大数据

  世界本钱史上最大规划的IPO进入倒计时。

  11月17日,引人注目的沙特阿美IPO内容总算对外发布,其间,沙特阿美拟以30-32里亚尔/股(约合8-8.53美元/股)的价格,合计发行30亿股,约占公司总股本的1.5%。较早之前,这家全球石油巨子宣告方案于本年12月份在沙特当地的利雅得证券交易所上市。

  自1932年建立以来的绵长前史中,这家全球最大的石油公司在沙特王室的庇佑下一向蒙着一层奥秘的面纱,让外界难以窥其全貌。现现在,跟着沙特阿美上市进程的加速,一沓沓厚厚的IPO文件让这家奥秘公司的尊容初次呈现于聚光灯下。

  此前,沙特王储小萨勒曼(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声称,沙特阿美估值应该到达2万亿美元(14.0278万亿元)。但依据此次发布的IPO内容,计算沙特阿美全体估值仅为1.6-1.7万亿美元,尽管低于此前预期,但这仍是有史以来全球最大的IPO。

  不过,作为一个石油、金钱与地缘政治的代名词,沙特阿美的上市之路却好事多磨,质疑声也不绝于耳。就算沙特阿美在未来的某一天可以按期上市,这种质疑仍将如影随形,难以消弭分毫。

  1

  低本钱“印钞机”与“沙漠傍晚”

  2018年,沙特阿美完成经营收入3560亿美元,净利润1110亿美元。在这样一台“印钞机”面前,苹果公司也只算个“弟弟”。另据招股说明书显现,本年前三季度,沙特阿美净利润为680亿美元,相当于另一家石油巨子埃克森美孚2018全年净利润的3.25倍。

  沙特阿美的价值不只取决于其当时的挣钱才能,更在于未来的“继续”挣钱才能,这种才能就表现于埋藏在沙特225万平方公里疆土下储量丰厚且挖掘本钱低价的石油。数据显现,这个土豪大国具有的石油储量令人咂舌,其探明储量超越2600亿桶原油。即使将埃克森美孚、壳牌、BP等五大世界石油公司的探明石油储量总和加起来,也仅是它的五分之一。

  作为富油国的代表,沙特石油工业的优势显而易见。在11月9日发表的招股书中,沙特阿美在战略介绍一栏着重该公司的两大特色:规划大且本钱低。

  招股书数据显现,到2018年12月31日,沙特阿美和全球五大原油巨子(埃克森美孚、荷兰皇家壳牌、英国石油BP、雪佛龙、道达尔)比较,本钱最低——以衡量原油挖掘维护才能的上游出产本钱(lifting cost)为例,沙特阿美每桶只需2.8美元。

  沙特阿美表明,公司出产本钱低,源自原油所在地的地质结构、原油储地大多坐落陆上和海上浅水区域、规划化构成的挖掘和物流才能等。

  不过,在原油职业格式剧变的远景中,沙特阿美的低本钱优势却并不稳妥。世界动力署在2018年末发布的年度报告中估计,到2025年,全球石油需求将到达每日递加100万桶,尔后增速变慢。沙特阿美在招股书中认同这一职业趋势,其征引的HIS Market数据称,估计全球原油需求量将在2035年“趋于陡峭”。

  而另一个事实是,作为沙特的主导工业,石油工业收入约占政府总收入的75%、国内出产总值的40%,以及出口收入的90%。这导致沙特经济抗危险才能差,其经济状况长时间随世界石油价格崎岖而动摇。

  自2014年6月,世界石油价格由114.81美元/桶暴降至2016年2月的27.92美元/桶。这导致沙特堕入严峻的经济危机,其GDP增加率由2015年的4.1%下降至2017年的0.1%;财政赤字占GDP的比重在2015-2017年分别为15.8%、17.2%和9.3%。世界货币基金组织乃至斗胆放言:假如世界石油价格继续低迷,沙特将在五年内破产。

  所以,沙特阿美冲刺IPO也颇有倒逼经济变革的滋味。此前,沙特政府拟定推出了“2030愿景”旨在削减沙特对石油的依靠。在该方案中,沙特阿美IPO将扮演重要人物。而为了达到沙特阿美IPO 的方针,沙特方面也竭尽全力地强化减产预期,维稳推高油价。

  在这种情况下,任何对沙特转型和沙特阿美IPO构成本质要挟的潜在实力,都将被变革的操盘者视为“眼中钉”。

  2

  “要害先生”王储小萨勒曼的手腕

  2018年10月2日,《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记者贾迈勒·卡舒吉进入沙特驻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领事馆,处理成婚手续,却“再也没能出来”。过后,依据土耳其方面的查询结果,卡舒吉现已逝世,并且有充沛的理由信任,卡舒吉“一进入领事馆就被勒死”,尸身“随后被肢解”。

  另据查询显现,沙特王储小萨勒曼在卡舒吉遇害案中扮演了“极为不光彩的人物”。

  小萨勒曼登上沙特的政治舞台是在2017年的6月。彼时,沙特国王萨勒曼废黜了王储穆罕默德·本·纳伊夫,录用原副王储小萨勒曼为新王储。作为沙特国内年富力强的变革派代表,小萨勒曼就任伊始就对沙特的政治、经济进行全方位的“推倒重建”,并成为沙特转型的操盘者和“要害先生”。

  在政治上,小萨勒曼首要推广触及沙特王子的“供给侧变革”。2017年11月4日,萨勒曼国王宣告建立以王储小萨勒曼为主席的最高反腐委员会,一夜之间,11名沙特王子因涉贪被捕,其间,沙特已故国王阿卜杜拉的四个儿子和有“中东巴菲特”之称的瓦利德王子均在列。

  而在经济上,小萨勒曼的想象更为庞大。他最为垂青的是上文说到的“2030愿景”,该方案中,沙特阿美IPO所募资金将投入到沙特阿拉伯公共出资基金。该基金致力于大力发展非石油工业,然后下降该国对原油相关收入的依靠程度。

  但尽管沙特当时全部工作都为沙特阿美IPO让路,因为全球经济不确定性与弱预期,沙特阿美IPO仍存在变数。尤其是当时全球微观市场经济预期并不达观,尽管供给侧沙特一向主导OPEC+减产且美国页岩油为低油价连累开端呈现破产潮,但中美博弈长时间性复杂性与不确定性限制了供给端收紧利好,并主导了避险心情上升。

  一场无人机突击事情几乎让沙特阿美的IPO进程蒙上暗影。9月14日清晨,数架无人机突击了沙特阿美两处石油设备,并引发火宅。几周后,沙特阿美的产能得到康复。但在修正过程中,这家具有全球最多石油的公司竟需时间短进口原油提供给下流炼油厂,以确保成品油的出口。这场突击尽管没有导致IPO的中止,但却也造成了沙特阿美本年第三季度净利润从去年同期的303亿美元,下滑至212亿美元。

  3

  结      语

  现在,沙特阿美IPO已箭在弦上,但对其质疑声仍不绝于耳。直到招股书发表,华尔街分析师的反响仍旧是“不行通明”,沙特阿美乃至不肯发表IPO募资的详细用处,出资人不由困惑:沙特阿美上市后所筹集的资金,究竟会以满意公司的需求为先,还是以满意推进沙特转型的公共出资基金的需求为先?

  更何况,依照沙特法律规定,沙特全部的碳氢化合物资源归沙特王国全部,沙特王国有权决议沙特阿美的碳氢化合物出产值上限,以及沙特阿美的最高原油产值。而依据华尔街估计,此次揭露募股的股份规划约占该公司总股本的3%-5%,即9成股权仍旧把握在沙特政府手中。因而,这也意味着持有阿美少量股份的出资人,关于公司的管理难以发生本质影响力,全部的全部还得看国王的脸色。

  当然,出资人更需求自问一句:当王储可以对一个记者乱用私刑的时分,维护小股东权益能否被王室落实到实处?